0 0 投票数
评分

2020 年决定 defer 之后,就一直在纠结签证的事情:签证一直不开,就完全没有出国的可能。有些人会用旧签冲,而且也贡献了很多成功的 DP,也有些人去新加坡、柬埔寨签证,冒着风险向远方奔跑。而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我没有旧签,所以要么第三国冲,要么坐等国内开,要么放弃出国。冲,不敢;等,什么时候才是头;放弃,又心有不甘。

那段时间在家里其实是比较忧郁的,甚至差一点要得郁抑症了。高中和本科的同学,读研的读研,工作的工作,gap 找实习的也已经奔赴其他城市开始打拼,每一个人都有了正常的生活。我呆在家里,睡 12 个小时,玩 12 个小时,已经彻底无聊了,后面就慢慢每天也睡不了这么多时间,就更无聊。父母每天吃过晚饭会和我一起散步,就小区里面随便走走、聊聊,算是出国之前再多陪一陪吧,刚开始算是稍微找了点事情做做,但是慢慢地这件事情就变成了机械重复的日常,就让我觉得未来没有盼头,看什么东西都是一个死循环,就感觉未来是没有颜色的。我不知道还要不要留学,不知道这样的打拼到底能换来什么。

当时以为 Spring 能来,大家为了 CPT 写联名信跟学校 argue,甚至还成功了,但是签证不开、航班不飞,除非第三国洗白+签证,否则就只能继续 defer。然而,2021 年初,学校不让 defer,要么就此退学,要么网课。幸亏 FSE 这门课的事情比较多,加上队友性格也都不错,总算是找到些活人能让我不那么孤单,让我有更多的事情做。但那段时间也过的不好受,倒着时差的课,做不完的 FSE 作业,以及还有要安排时间优化我的论文,还要做一个课题的视频课,非常非常忙。但忙起来,也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渐渐地时间来到了 3 – 4 月份,新生也陆续收到了 offer,大家就在想是不是要一起冲第三国签证。一开始混迹了很多大群,后来有一个诸学姐提出因为每个学校的政策不同,咱们 CMU 的就自己建一个小群吧,就叫〔CMU 冲坡小群〕吧。

这个 CMU 冲坡小群,是梦开始的地方。

和这个群一起存在的,还有一个 500 人的大群,叫〔坡县美姬美鸦〕,群主是一位 PhD,人称 K 总。

大群从 3 月初开始,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勇士们贡献前往第三国签证的攻略和注意事项。疫情时代,根本没有可以依赖的中介和旅行社,也根本没有可以参照的历史攻略。攻略上的每一句话,都是无数人花了无数个日夜去研究出来的,甚至有不惜孤身犯险、用无数时间和金钱去踩出来的避坑指南。尤其是入境新加坡、核酸检测、登机的这部分,每一个“不要”、“注意”的背后,不知道是多少人背后的辛酸。都是差不多大的孩子,二十几岁,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和重重挫折,在独自一个人承受了这一切之后,只化作寥寥数语在共享文档写上几个字,没有人知道他们背后的辛苦。我也确实没有想到大家的奉献精神这么强,自发地把自己的经历贴出来,告诉大家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心疼,又钦佩。

有非常详细的更新日志:

有从新加坡签证,到美国签证,到酒店、机票、美食、保险的各种攻略:

而且这个群的朋友们都很搞笑,也创造出了很多只属于 2021 年签证的孩子们共同的回忆,有很多梗。

虽迟但到

虽然会迟,但一定会到。指国内美国领馆的签证预约取消邮件在真正开签前只会不停的凌迟一般取消appointment:1月取消2月的appointment,2月取消3月的appointment,3月取消4月,以此类推。

使用方法:当有人发出签证预约被取消的邮件/短信时,打出此句表示身经百战,见得多了,没有幻想。

每到固定的时间,就会翘首以盼有没有签证预约被取消的邮件,偶尔有一天没有发邮件,就会有各种同学猜测难道这是要恢复签证了?无端的臆想很快就被证实是不可行的,在一小段延迟之后,签证依然被无限期地取消。也因此有了另一个梗。

放弃幻想,准备战斗

仿佛每周看着签证被取消,也是跳脱无尽循环的一种乐趣呢。

除此之外,看着每天每天都有人在群里晒自己新加坡签证的经历,也是一种乐趣。

他们会在群里发,自己准备了什么材料,几点进去的,做了啥,被问了什么问题,最后又是 CHECK 又是 REJ 等等。

新加坡的美领馆中有一个拒签率特别高的女 VO,还被群友做成了表情包。

2021 年 3 – 4 月的时候,光是每天水群,看大家在群里面的聊天,就觉得生活很充实。

那时候还有已经春季到达美国的同学,以肉身测试辉瑞的药性,看混打是不是会发烧等等,贡献了很多宝贵的经验。

有时候遇到重要的情报,我也会整理好发给我们 CMU 的冲坡小群,大家虽然从未谋面,但是依然在群里聊着各种问题。我突然感觉到,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全国还有那么多未曾谋面的、一起为梦想努力的人,大家都对未来的留学生活充满了期待,这才是年轻人啊。于是,大家在小群里面互相问着时间线,聊着 I-20 什么时候能够发下来,我也是很积极地准备了去新加坡的机票,开始收集酒店的信息。

我们还聊着机票、聊着酒店,聊着 FSE 的作业,吐槽 Hakan 和 Cecile,还有聊着下学期选课选什么。所有人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好像是多年的好友一样。正是因为这个群,我突然又对留学充满了期待。

因为 CGI 系统只能存在一个账号,所以打电话给使领馆要求把国区的签证预约账号转到新加坡使领馆,然后找新加坡的同学帮我付钱,支付那边签证预约的费用,来回折腾,每天刷新预约的位置,先抢一个,然后有更合适的时间再提前。

CGI 系统一天只能刷新一定的次数,频繁刷新会被封号,而且每次缴费只能预约 3 次,超过以后又要重新托人缴费,非常麻烦。

2021 年 4 月 26 日,第一个好消息来临,留学生针对 Travel Ban 豁免,不再需要第三国隔离 14 天就可以前往美国。自此日起,大家对未来更加充满了期待。2021 年 4 月 30 日,美国使领馆宣布 5 月 4 日开始恢复签证,以 F 签证优先。

4月30日更新美国使馆微博发声:5.4开签!!!!

4月26日更新针对留学生的travel ban取消,持F1签证并且开学日期晚于Aug 1的人可通过NIE(National Interests Exemption)不洗白直接前往美国。这是一条阳间新闻!!!可以说或许国内开签的日子也会出现了!!!曙光和黎明初现 ——

也是那一天,我把〔CMU 冲坡小群〕这个名字改成了〔放弃战斗,准备幻想!〕。这个群时至今日仍然活跃着。是 CMU 这边关系比较好的一群小伙伴的梦开始的地方。现在被我们称为〔放弃群〕,或者〔战斗群〕。

从那一天开始,我们就盼望着国内签证一切顺利,就坐等 5 月 4 日的第一个 DP。

功夫不负有心人,5 月 4 日我们在群里看到了第一个好消息。接着,又是一个个电话打过去,把账号转回国区。未完成的预约全部作废,交的签证预约费用全部作废,后面还要退机票什么的。但是,好起来了!

接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填着 DS-160,也同时处理着新加坡的机票退票等。

填了不知道多少次的 DS-160 和不知道改了多少次的预约确认信:

那段时间还有各种因为 DS-160 填错信息、预约确认信的问题,还有 Master/PhD 和 Undergraduate 的选项问题导致不能进使领馆,以及照例对 STEM 的长 Check,也是闹得人心惶惶。但是因为〔放弃群〕的存在,心态倒是一直很稳定,也对顺利出签充满了信心。我还是群里第一个去尝试翻译疫苗和出国体检的人,为群友提供了很多经验。大家又一起找房子、看机票。

5 月 17 日,两位最先拿到 I-20 的同学顺利在上海出签,水过,没有 Check,拿的五年签。他们俩是 CMU 的好运的开始。

因为上海的位置一直比较少,所以我直接约了 6 月 10 日北京的签证,同期的还有其他三位同学也一起在那天签证。提早两天到了酒店,住在了使馆边上的酒店。踩点大概熟悉了一下周边的环境,也调整了一下心情。签证前,和同学一遍一遍对材料,看自己缺了啥,明明已经对过几百遍了,还是一遍一遍找人对。自己一个人在酒店一遍一遍地锻炼高频问题怎么回答,既不能磕磕绊绊显得不自信,又不能太流利让 VO 怀疑是背好的台词。

小插曲是 5 月底的时候我的 I-20 上有一个基本信息错误了,我发回 OIE 修改,被告知需要 10 个工作日,我很怕赶不上签证,但好在最后顺利拿到了。那个还是有点风险的,如果信息错误,我可能直接被拒了。

6 月 10 日早上,我的时间比较早,去签证完了,顺利水过。回到酒店的时候,广东的那位同学也已顺利水过,正在吃早茶,然后准备回家。

不多久,另外三位同学出来,拿了三个 Check。现在再回想当时的场景,据 W 说:“我出来对 BW 苦笑了一下,他就明白了,船哥出来对我们笑了一下,我们就明白了”。

拿到签证以后,发了一条朋友圈:《便只顾风雨兼程》——2021 限定版签证:NIE UNDER ALL P.P.S ON NOVEL CORONAVIRUS。

本来还说,拿到签证了大家一起去广东玩,吃吃早茶,爬一下广州塔的高空步行,但是没想到六月份广东疫情严重,被迫取消了计划。

七月中下旬,南京机场疫情爆发,那时候已经买好了南京的机票和同学一起走的,但是南京的同学也不得不提早来到上海,重新买了机票提早出发,我也重新买了国泰的从上海经香港到旧金山的机票——那还是一张商务座。七月中下旬的时候我的情绪还算稳定,但是我妈妈已经快睡不着觉了,说每天心惊肉跳地,每天一个新花样,每天一个坏消息,感觉寿命都少了很多。

八月初,我去翻译了核酸,见了本科同学告别等,一系列操作做完,打算闭关在家住最后一周的时候,上海浦东出现了一个小区阳性,我的心态彻底崩了。基本上是一整夜没睡好,那几天茶饭不思,还好一夜就控制住,机场也都还正常,就天天盼着早点走早点走。

8 月 11 日,起飞,出发,到达 SFO,再开车到 Mountain View,入住,到了以后一切安好。

在所有人到达美国的时候,在开学前夕,我导出了微信的聊天记录,发现这个群里大家聊的最多的竟然是“哈哈哈”。我还以为是签证、机票,以及各种不如意和焦虑。

至此,签证的故事就应该讲完了。

但是半年以来,持续有其他人的故事让我感触颇深。

有人因为是国防七子/10043,拿不了签证,被迫在国内读研或者工作。

有些人在多伦多 Check 了七个月,一直期待拿到签证,但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拿到签证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失去了出国留学的期待。

他们的道路就从此改变了。

现在回国的机票全线熔断,交换的学生在学期结束之后不能及时回国,面临身份失效的风险,在退了房之后住酒店熬了一个又一个星期、换了一班又一班航班。

就算回国了,也要面临无穷无尽的隔离。

舍友和我说,出国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三年后回国的时候就见不到某个老人了。

很难说我们是幸运的,还是他们是幸运的。

今天是 2022 年 3 月 1 日,回过头去看当时的这段经历,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它——苦难?传奇?焦虑?美好?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个中滋味非亲历不能体会。谨以此文致敬所有为了梦想奔跑的孩子们,也包括我。祝前程似锦。

便只顾风雨兼程!

0 0 投票数
评分
发表留言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您想以什么身份发表评论
邮箱将在您的评论被回复时给您通知
(可选)如果您也有个人网站,不妨分享一下
我对这篇文章的评分
这篇文章给您带来多大帮助
在点击发表评论按钮时,网络请求的数据包含浏览器版本、操作系统版本和 IP 地址;您的网络服务提供商、雇主或学校、政府机构可能会看到您的访问活动;根据浏览器默认行为、操作系统设置和安全防护软件的设置不同,您的浏览器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在本地 Cookies 缓存您输入的用户名、邮箱以便下次评论使用。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